生命里曾有过的所有灿烂 终需用寂寞来偿还

【徐伊景x崔书润】不夜帝国(25)

Chapter25

       徐伊景开机,赫然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和一则短讯息。赵理事不是那么性急唐突的人,徐伊景眼光深沉,隐隐感到有事发生。

       刚踏进S画廊,一看到徐伊景的赵理事立刻迎了上来,汇报calling company事件的进展。

     “卓已经守候在约定的地点。”赵理事说完瞥了眼手表,离8:30还剩十分钟。

       赵理事汇报完却依旧悬着一颗心,卓已经提前埋伏,李世真也确认过等候在约定的咖啡厅,朴健宇今天从大早就呆在公司没有任何可疑动作。

       要是按照卓监听到的对话…

       赵理事看向徐伊景,徐伊景眉头紧锁,环抱着手臂绕着茶几踱步。

       一切太顺利,似乎有人特地给他们铺垫了一条康庄大路。

       赵理事在徐伊景脸上同样看到了不安心。

     “郑美妍的行程确定过吗?”徐伊景突然抬头,终于给自己的狐疑不安理出了一个突破点。

       赵理事闻言一愣,“没有…我觉得盯着李世真一样…”

       徐伊景目光凛然起来,赵理事看出那是责备他的意思。

     “对不起代表,是我疏忽了。”

       徐伊景收回目光,叹了口气,转身上楼前让赵理事确认郑美妍和文室长的行程。

 

       ***

       崔书润在办公室对着崔远载发了好一顿脾气,原因是崔远载负责的诚进信用卡事业出现大危机,严重到会危及整个诚进集团的运作。

       崔远载垂着头一语不发。即使他和崔书润关系交恶,对于诚进集团他们的看法却是出奇的一致,爸爸的心血一定要守住。

       崔书润对推出信用卡业务并不看好,一是市场已趋饱和,二是崔远载难当大任,她之所以还是同意了,有难以转变这件事的决策的因素,也有想借此打击崔远载的想法,况且考虑到背后有民载的协助,不会出太大的问题,顶多不指望盈利。

       事实证明她对崔远载所抱期望还是太高。信用卡业务亏空数额之大崔书润始料不及,诚进集团一时间没法调出足够的流通资金填补,再加上整体经济的不景气,崔书润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视线落在一旁的手机上。

     “你手上的十亿美金提款权转给我,走正常流程越快越好。”

       徐伊景接到崔书润的电话的时候,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崔书润声音有些低落,“信用卡的事,我提醒过你。”

     “我没有选择。”

     “知道了,下午抽出时间。”

       赵理事敲门进来,徐伊景挂断电话,时间刚好八点半。

     “文室长今天请假,郑美妍家中并无动静,人似乎已经出门了。”

       正如徐伊景所料,李世真彻彻底底利用卓将他们带向了错误的方向,徐伊景真想好好夸奖一下她。李世真的目的徐伊景再清楚不过,只是现在她更在意的是李世真会怎么运用这张王牌。

       李世真已经不是当初的李世真,这一点徐伊景比任何人都明白。

     “让卓回来,郑美妍不会出现了。”徐伊景淡淡对赵理事说道。

 

       ***

       徐伊景和崔书润约定下午一点见面办理提款权的交接手续,临近午饭时间,徐伊景却接到李世真的电话。

     “代表nim,一起吃个午饭吧。”

       李世真在外人面前已经不是在S画廊的李世真,李世真在徐伊景面前笑起来还是当初那个真切美好的李世真。

       徐伊景神色复杂地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埋着头顾自吃东西。

     “代表nim,我好看吗?”李世真咽下一口牛排,盯着食物开始发呆。

     “不好看。”徐伊景移开视线,挥动刀叉。

     “在代表心里没人能代替崔书润是不是?”

     “每个人都无需代替别人。”徐伊景举起的餐具重又放下,直视李世真,“说吧,calling company的证据,你的条件。”

       李世真动作一顿,抬起头同样直视向徐伊景,那个总是冷冷淡淡,却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徐伊景。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代表。”李世真苦笑一声,神态转瞬恢复如常。

     “故意在卓监听的时候放出对话,这一点做的很好。”徐伊景点着头,毫不吝啬夸奖。

     “你不怪我?”李世真略显惊讶。

     “成王败寇,我为什么要怪你?”

       徐伊景轻笑,李世真的眼睛里迅速爬上一层模糊的温热液体。就是这样直率坦荡的代表,在李世真心里是最美好的存在,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一直是,是向日葵追着的太阳,是飞蛾不顾一切扑向的火光。

       远离喜欢的人戒掉喜欢的东西,李世真觉得太痛苦了。

     “用calling company的证据换代表手上十亿美金提款权,是我的条件。”李世真下定决心般。

     “不行。”徐伊景拒绝得干脆。

     “当然代表也可以选择重新扶植个政治傀儡,不过时间可能来不及了呢。”

     “世真的目标什么时候变成崔书润了。”徐伊景一想就透,只怕诚进信用卡的事世真从中搞了鬼。

     “对现在的代表来说,是感情重要还是帝国重要,我很好奇。”李世真目光坚定,心里却是万分忐忑。

     “李世真!”徐伊景隐隐有些怒气。

     “代表放心,我要提款权没用,提款权最后会以另一种方式回到崔书润手中。”

       徐伊景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崔书润。屏幕上时间显示12时55分,离预定的时间还剩5分钟。徐伊景握着手机的手迟迟没有按下接听键,“是”和“否”的选择,没有哪一次比今天更让她觉得犹豫不决。

       徐伊景不担心李世真骗自己,既然说了提款权必定会到崔书润手上,只是一旦做出了选择,可能必须得放弃的东西,徐伊景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

       不接受条件,她以往的人生为之付出的心血将不再有意义,接受条件,崔书润会面临的处境一定不会太顺利。

       但是,人首先都是要为自己而活,才有机会为别人而活。徐伊景希望的和崔书润一起登上最高峰,自己怎么可能先放弃呢。

       徐伊景按断来电。李世真知道徐伊景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提款权我会给你。”

       李世真稍稍悬着的心此刻落地,原本有五分的不确定代表是否会为了崔书润放弃自己的计划,她一直致力在阻止的事要是被崔书润如此轻易地破解,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伤心。

       心里终归是有些不服气的。

       代表,现在我不想守护了。想争取。

 

 

 

 

 

©花轮一个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