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曾有过的所有灿烂 终需用寂寞来偿还

【徐伊景x崔书润】不夜帝国(16)

Chapter16

     「崔书润小姐已经在推进有偿增资计划,看来是想联合崔氏所有的股份,不过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看,达成这个目的并不容易。」

 

     「崔东诚会长入院,之前手术未切除干净的脑肿瘤发生病变恶化,已经是最差的情况,恐怕支撑不久。」

 

     「张泰洙代表来过电话,崔民载得到了崔晶润夫妇的股份,并且按照代表的吩咐对崔民载投入资金支持,已经取得崔民载的信任。」

 

     「和代表预计的一样,崔诚载为了收购股票私自动用了诚进学院的基金,违法资料卓正在收集。」

 

     「韩正恩那边尚未有动静,崔书润和崔远载均没拿到股份。」

 

     「诚进建设股东大会将于明天上午举行,现在崔民载的股份为25%,崔书润小姐23%。不过加上代表手上持有的5%股份,拿下股东大会应该没问题。」

 

       诚进集团的状况,赵理事每天都会按时汇报给徐伊景,通常徐伊景只会点下头说声“知道了”,或者提醒下赵理事需要去注意的事项。但是今天赵理事汇报完工作,宽慰徐伊景不必为诚进建设的股东大会担心的时候,徐伊景却是一副反常的沉思神情。

       好久没看到代表这么认真的表情了,赵理事心想。

赵理事并不是个会逾矩乱揣测上司私人感情的下属,只是参照现在的做法,对诚进集团的关注已经不能再算是单纯的业务上的监视关系,而是出于关心、在乎。这在以前,这样的感情,代表是完全摈弃的。

       也许,连代表也没发觉自己在做什么吗?

       徐伊景并没有注意到赵理事的心思,此刻的她正专注着诚进集团的事,垂目深思,眉头微皱。

       不对,还是有问题,韩正恩没有转让股份,一定是在观望什么。

       徐伊景吩咐赵理事安排车出去一趟。

     “是去见崔书润小姐谈论股份转移吗?”

     “有更重要的事。”

       赵理事一愣,也不再多问,驱车随徐伊景去了崔东诚所在的医院。

 

       崔会长所在的病房外,正由两个一身黑西装类似保镖的男人守着。徐伊景和赵理事不出意外地被拦下了。

     “请回吧,会长今天不见客。”一个黑衣男人开口。

       徐伊景眼珠一转,思忖片刻,“难不成是会长夫人的意思?”

       黑衣男人并没答话,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另一个则扭动胳膊开始准备做出更有说服力的举动。

       徐伊景眉头一扬,识趣地转身,然后给赵理事递了一个动手的眼神。下一秒,赵理事便一个急转身高抬腿撂倒一个黑衣男人,再躲过另一人的攻击,顺势一个凶猛的过肩摔。

       还未反应过来,转眼间两人便倒地呻吟。跟家常便饭一样,徐伊景很坦然地接受了对方尚未还击便败下阵来的事实,跨过去的时候淡淡瞥了一眼赵理事,“宝刀未老。”

       算是诚挚的赞扬了,赵理事恭敬地颔首。

       徐伊景进去后便把门反锁上了,没看到韩正恩。

       怪不得派人把守着,徐伊景心想。

       崔会长短暂地清醒着,听到声响以为是韩正恩回来了,所以徐伊景进来的时候崔会长摆在脸上的是无比意外的神情,继而浑浊的眼里开始跳动光芒,在徐伊景的判断里这大概可以解读为“企求”。

     “快叫书润过来,”崔会长像抓到救命稻草般,说话的声音几乎哽咽,“我要见书润…”

     “为什么书润还不过来…”

     “不是不想,是不知道。”没有任何感情地。并没有因为眼前躺着的是崔书润最重视的人,徐伊景便流露出任何与众不同的感情。某一瞬她似乎想起了徐会长,但下个瞬间便强制把这个念头抛了出去。

       人老了就会变弱,她还没老。

       崔会长喃喃重复着徐伊景的话,“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开始敲打自己的头,责备都是自己的错。

       徐伊景尽管冷漠倒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让赵理事制住崔会长的自残式举动,待崔会长力气耗尽最终平静下来,徐伊景才偷偷喘了口气。

     “她说我需要静养,所以不让人进来。我说要见书润,她说书润忙完公司急事就会过来。”崔会长直直盯着屋顶,面色惨白却平静。

     “我一直在等书润。”崔会长说着忍不住老泪纵横。

       徐伊景内心一阵异样的触动。

       崔会长抹了泪,转向徐伊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你会给书润帮助和依靠,现在可还是这么想?”

       徐伊景的表情变得严肃,许久之后坚定地点了点头。

       确认到徐伊景的回应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后,崔会长终于了结一桩心事般悲凉地大笑起来,笑到眼角又开始溢出滚烫的液体。

     “本来是要交给书润的,现在把它交给你。”

 

       被徐伊景反锁的门开始砰砰砰地被暴力撞击,房门发出不堪忍受的咯吱声。几秒后门锁被撞开,三个人闯了进来,恶狠狠地将徐伊景和赵理事包围住。

     “赵理事。”徐伊景冷笑一声,和赵理事互递眼色,赵理事松开衣扣,摆出防卫的姿势。

       最前面的人首当其冲一个跨步冲向徐伊景,说时迟那时快,赵理事晃身一把钳住那人前伸的手臂,手腕蓄力一翻,接着闪电般踢出一脚,那人高大的身躯便直直飞了出去。另外两个同伙见势扑向赵理事,徐伊景眼光一凛,将手提包朝一人脸上扔去,优雅地抬脚一绊,那人顿时一个完美的饿虎扑食落地,整个脸和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在爬起来之前徐伊景一脚重重踩在他的背上,隔着衣服布料也能感受到的高跟鞋不能承受之痛,在那人狰狞的脸上得到了最完整的印证。 

       正当第三人被赵理事制服的时候,门外哄哄嚷嚷又闯进来十几号人,任是再自信,徐伊景和赵理事也知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便收起了动作,不再妄动。

     “跟我们走吧,徐代表。”

       徐伊景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眼崔会长,崔会长的视线已经重归浑浊,面容呆滞,似乎一下子更老去许多。会长怜爱地看着徐伊景,仿佛在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

     “书润啊。”徐伊景分明听到会长这般叫她。

       徐伊景赶紧扭过头来,克制住会令她懦弱的情绪,可是悲伤啊还是充满了她的眼眶。

 

       看着吧,崔会长。我会守住承诺的。

 

 

 

 

©花轮一个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