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曾有过的所有灿烂 终需用寂寞来偿还

CP小剧场

 /// CP小剧场之如何对付色狼


KK,希尔和肖女士正聚在一起喝酒拉家常。

本着打牌靠装笔聊天靠吹嘘的优良传统,气氛是相当热烈,KK一直咧着嘴笑顺便推销最新代言的某牌牙膏,希尔全程就着蓝牙耳机窃窃私语,肖女士则无孔不入地展示她边塞食物边翻白眼的绝技。

比如KK说“you know, we are nomal Amercian girls doing nomal things”时,肖女士就能在醉心于味蕾的同时及时流利地翻出个360度的大白眼。

肖女士认为,这是她旷日持久对付根女士的过程中无师自通的一项具有莫大杀伤力,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文技”,是对世人偏颇她只是一介武夫的绝佳打脸反击,所以她不停地对着KK和希尔翻白眼,希望她们意识到自己愚蠢的错误。不过她们好像误解了肖女士的意思,因为她们叫来服务员点了更多的食物,KK觉得肖女士是不满食物太少,希尔觉得肖女士吃的不太尽兴。

在肖女士看来,这些都是KK和希尔对自己的肯定,不免沾沾自喜,而每当这时,她总会刻意忽略根女士是怎样面对自己的白眼杀力恬不知耻地攀上自己的脖子扑倒自己的画面。哎,每种武器都有自己的短肋,自己最爱的小手枪也不能一枪打爆三个膝盖,大概,白眼对付不了厚脸皮的人吧。

肖女士吃着,吃着,想着,想着,吃着,想着,不由得叹了口气。

KK和希尔同时投来询问怜爱的目光。

“那个,呃,我在想,你们是怎么对付女色狼的?”肖女士尽管有点害羞,还是开了口。

“我媳妇说,”希尔双手支起下巴,眼神暧昧起来,“对付色狼她只需要一招......”

嗯?!还有我不会的招式?!肖女士心里一惊,赶紧问道:“啥?”

“剪刀脚......脖子只要被剪一周内都无法动弹。”希尔说着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厚厚一层狗屁膏药。

肖女士顿时心领神会,暗骂一声变态,后劲十足的一掌拍上希尔的脖子,希尔嗷呜一声从座位上弹了出去。

“什么是色狼?”KK突然好奇地问道。

“比如摸你脸,摸你胸,摸你腰,摸你屁股。”肖女士一边仔细回忆一边认真回答。

“还有扑倒她,扒她衣服,亲她小嘴儿......”希尔一边哼哼哼一边忍不住经验丰富地插嘴。

“你扒谁衣服!亲谁小嘴儿了!晚上剪刀脚伺候!”希尔的蓝牙耳机里突然有个女音咆哮了起来,声音大到KK和肖都忍不住拉开了距离。

“媳妇你听我讲,人家说清白的!人家只是在解释什么是色狼!”希尔声泪俱下,开始跪着对着蓝牙耳机解释。

哦?原来希尔一直在对着一副耳机耍流氓?肖女士翻翻白眼觉得自己推断的甚为合理。

“那么说,我和BFF都是色狼了?”KK摸摸下巴,把色狼划分为了褒义词,并定位为灵魂伴侣。然后告诉肖女士,对付色狼最好的办法就是比色狼更色情,咳,比色狼更色狼。

肖女士听的脸渐渐红了。就跟西天边的红太阳一样。


©花轮一个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