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曾有过的所有灿烂 终需用寂寞来偿还

【补】【徐伊景x崔书润】不夜帝国(18)

Chapter18

       从没有人告诉过徐伊景,怎么抚慰一个正对着自己生气的人。被抢夺了生意的、公司破产的,对她生气的人多了去了,她的恶趣味无非是在那些丧失理性的伤口上再撒把盐而已。

       独独崔书润,徐伊景是想用糖来哄的。

       但是此刻的崔书润却疏离地与徐伊景好似陌生人,略一思忖,徐伊景便猜到几分缘由,“韩正恩是吗?”

       过来的时候依稀看到过她。

     “怕我知道你做了什么?”

       徐伊景不置可否地摇摇头,踱着步子慢悠悠依偎在崔书润旁边的位子坐下,崔书润拧着脸朝旁边挪了半寸。

     “听说人生气的时候需要有发泄的途径,想问什么就问吧。”徐伊景双手交叠自然置放在膝盖上,对自己接下来准备扮演的受审角色一时还不太适应。

     “诚载动用基金的事,是你告诉的崔民载?”崔书润犹豫不决,问出的时候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无论徐伊景的回答是“是”或是“不是”,对崔书润而言都不存在不受伤的答案。“是”的话,她会因和徐伊景这段相处的时间而难过,“不是”的话意味着韩正恩一直在骗她,她只会失望于亲情。

       崔书润篡着的手心冒出细汗,等待的每分每秒与其说是她对徐伊景的质问,不如说更像是徐伊景对她的怜悯。

       真是两难的问题,完全不给自己和别人逃避的机会,徐伊景心想,不愧是看起来外表柔软内心坚决的崔书润。即便崔书润做好了某种觉悟,徐伊景还是有一刹那的好奇,崔书润更希望听到哪种回答。

       但是,似乎给她的选择并没有呢。

       深吸一口气,徐伊景转过头望向崔书润,“那我就从头一个问题答起。”

     “想得到掌控着诚进集团的崔书润。”徐伊景抿起嘴角顿了一下,语调一转淡然,“也是我告诉的崔民载。”

       崔书润闭上眼,一颗心倏的沉下去,“为什么这么做。”

     “感激也要得到最大化,在这之前效果不是很好么?”

       崔书润不可置信地睁大眼,努力想从徐伊景的口吻里捕捉到一丝口不对心的波浮,然而换取的只是氲氤在眼眸里的雾气。徐伊景故意没有躲闪,而是直视着崔书润的目光,看到映在对方眼里的自己竟然有瞬间失神。

       崔书润扬起头眨了眨眼睛,然后自嘲地笑了起来。

     “会长和你说了什么?”

       短暂的沉默。

     “我让你问,没说一定会回答。”

 

       ***

       待命在车里的赵理事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盘,时间才过去不到半小时,代表折回得可真是早,本以为安慰崔书润小姐会多花点时间。赵理事如此想着老脸有点不着意的羞红,利索地下车替徐伊景拉开车门,然而徐伊景又黑又冷的一张脸令赵理事意识到事情大概进行地不太理想。

       这也难怪了,毕竟不是代表驾轻就熟的领域。

       徐伊景屈身钻进车里,一眼瞥过后视镜,正巧看到韩正恩拎着东西朝医院入口走去。

     “等会。”

       赵理事没来得及关上车门,便见徐伊景又钻出车子,韩正恩进去前被徐伊景拦截住。韩正恩看到徐伊景颇有些吃惊,继而想到自己对崔书润说过的话内心开始不安。要是她俩已经见过面…

     “担心吗?我有没有戳穿你的谎言。”徐伊景看穿韩正恩的想法,冷笑一声。

     “说了又怎样。”毕竟是只老狐狸,韩正恩不消一会就恢复常态,“书润相信的只有诚载拿出的股份。”

     “谎话说多了是会应验的。”徐伊景也没心思兜圈,单刀直入地警告,“崔诚载挪用公款的证据在我手上。”

        韩正恩手一抖,徐伊景的目光落在差点掉到地上的保温饭盒上。

     “就算是天真的幻想打破也太过残忍,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

     “韩夫人只要继续在崔书润身边扮好温情的母亲形象,那么足以让崔诚载坐牢的证据就不会出现在检查察长的桌上。”

     “就没想过和我联手?”

     “同样的问题我不会回答第二遍。”

 

       ***

       家人是什么,亲情是什么。

       徐伊景的认知里,家人是面对面的不苟言笑,亲情是血缘关系维系下推搡不掉的责任。对崔书润来说,家人是想维护却反目成仇,亲情是徐伊景费尽心思为之圆成的镜花水月。

       钱是肉眼可见的神,也是抹灭一切温情的魔鬼。

       所以,即便是土汤勺出生的李世真身上,徐伊景也是有所好奇的东西的。徐伊景记得那是李世真与自己第一次就处事手段产生分歧的时候,李世真赌气要辞职,打电话也不接,不知是出于担心还是对自己看重的下属的挽留之意,徐伊景根据合同上的地址摸到了李世真的家。

       李世真年幼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双双早逝,至此和姨妈表妹相依为命。李世真穿着宽大的卫衣噔噔噔跑出来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冷酷上司的表情,徐伊景想来总是会觉得好笑。

       李世真略显狭促和礼貌地将徐伊景让进屋,徐伊景顺便打量起来,房间不大收拾得却是极其干净整齐,家具摆设简单却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维持了一定的品味。大概因为周末的缘故,姨妈和表妹也在家,不知道有人到访的两人正热火朝天地踩在沙发上扭着奇怪的步伐,以卷纸为话筒模仿着电视节目里喜剧演员说话的表情和腔调。

       这种充分释放天性的场面在徐伊景以往的人生经历中是从未看到过的,一时也看得兴致勃勃不忍打断。还是李世真从旁咳嗽了几声,接着是姨妈和表妹面露尴尬地跳下沙发。徐伊景竟然觉得有些惋惜,她才看了个头。

       李世真向两人介绍徐伊景是她的公司代表,姨妈立刻自来熟地感谢她对世真的栽培和照顾,并热情地邀请她留下来吃晚饭。

       这是徐伊景第一次和很多人一起簇拥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徐伊景看着边吃边说笑的三人,互相给对方夹菜,为一块丸子抢夺起来又故意让给对方,挤兑对方吃太多会发胖。

       热闹,温馨,纯粹,舒服。那就是亲人间相处的方式?

     “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代表看起来好羡慕的样子哦。”

       李世真一直都留意着徐伊景的举动,见徐伊景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夹起菜放进徐伊景的碗里。

     “嗯,羡慕。”

       李世真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徐伊景却认真回答了。

       也就从那天起,徐伊景心里诞生了一个从未说与别人的愿望。

©花轮一个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