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里曾有过的所有灿烂 终需用寂寞来偿还

【徐伊景x崔书润】不夜帝国(31)

Chapter31

       徐伊景和赵理事走进武真集团大厦时,朴健宇和李世真刚好结束一个会议正准备去现场实地考察,朴健宇和李世真被几个下属簇拥着,一边走过来一边交头接耳说着话。

       朴健宇和李世真同时抬头看到了徐伊景,继而对视一眼,似乎企图从对方的眼神里探寻出一丝徐伊景此次前来的线索,然而得到的却是彼此更为困惑的表情。

       自朴武三不敌徐伊景的压力,把公司大权转给朴健宇自己夹着尾巴躲到背后去了之后,徐伊景也并没有怎么为难武真集团,她有什么另外的想法朴健宇也曾疑惑过,但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如徐伊景挖苦的,“含着金汤匙出身的武真集团二世子,除却有个当会长的爸爸以外,一无是处。”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在自己身上逗留的眼神心下明白了几分。

     “健宇你们先过去吧。”李世真侧头对朴健宇说道。

       朴健宇点了点头,一行人先行离开。

       李世真和徐伊景在休息区的咖啡厅里坐下。徐伊景情绪恹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代表?”李世真有点担心地问道。

       李世真的印象中,徐伊景从不会表现出如此刻般厌世的表情,她的代表会讨厌这个世界但从未厌倦过斗争,活着便是战斗,而战斗必将为了胜利。

     “事到如今还是觉得我是错的么。”徐伊景放下咖啡,抬起眼,“告诉我,李世真。”

       看着徐伊景的眼睛,李世真却无法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个问题。

       在她尚对世界满怀善意不忍看代表伤人伤已离开画廊的时候,她并未意识到她们所在的处境其实就是这个恃强凌弱的真实模样。商场没有温柔的嘘寒问暖,亦没有于心不忍的放人一马,当她身处武真集团后许久才发现这不过是另一个S画廊而已。

       信仰动摇的沮丧铺天盖地,李世真开始体味到一些事情,往事的细节清晰地记起,徐伊景曾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这才发觉那些严厉的语句背后不忍戳穿的温柔关心,只是徐伊景太过倨傲李世真也太过执拗,一个觉得自己无比正确一个连辩解也懒得说。

       李世真张了张干燥的舌喉,无奈地笑了,“代表您早知道的吧。”

       徐伊景眼神定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思绪一晃而过。她对李世真太过了解,所以才会放手由着她反对,最好的说服不是用言语,而是残酷的现实。碰了壁,李世真没有回来,看多了人心现实,也该有所动摇了。

     “我只知道,世真你必定会失望。”

 

       ***

       李世真不是一个坏人,甚至可以说是个心地太过善良的好人。用徐伊景的看法来说,是不是好人的一个非常有用的标准就是会不会被金钱利诱,李世真没有,所以李世真也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可是这么一个她自己和徐伊景公认的好人,追寻着自己觉得正确的道路,却渐渐疑惑了。这种感觉出现在李世真看到武真集团抢占别人技术随意断人生死,朴健宇却表现得无所谓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跃进脑海。

       ——跟代表完全不能比的差劲。

       李世真问朴健宇,“这样做良心不会受到拷问吗?”

       朴健宇笑着敲敲李世真的脑袋瓜子,“你的徐伊景不也是这样做的?这就是现实啊。”

       不是。不一样的。

       她的代表要做坏事便不会再满口仁义道德,直面自己的欲望而不会以“别人也是这样的”“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不能”为借口。

       所以十亿美金提款权李世真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朴健宇,尽管朴健宇表现出极大的心痛和诚恳,李世真明白他关心的只是通过崔书润得到诚进集团而已。李世真尽管对崔书润充满敌意也本着尊重对手的想法为她找了一个还算可以的角力对手。

       但是李世真真正觉得伤心的是,她突然醒悟过来,即便她可以阻止代表伤害别人,却阻止不了别人对代表的伤害。

       她只是想阻止代表,并不是要她失败。

 

       那天的最后,徐伊景说她可能会失败,那个永远不居下风的人,是在说着结束啊。

       李世真忍不住哭了出来。

 

       ***

 

     「所以你觉得健宇可怜吗?」

     「在我看来,代表您也是。」

 

     「即使理事倒下去,作家无依无靠,您也不会停下来,就这么一直走上去,孤独地站在最顶端。」

 

     「我觉得那个模样,既帅气又悲伤。」

 

 

 

 

 

©花轮一个人 | Powered by LOFTER